林峰:国际象棋纵横谈 匈牙利苏联女将争霸记(下)
文章来历:我国世界象棋协会  专栏/林峰  赛事编  四、输赢伯仲之间  假如把14轮奥赛的前7轮比作足球赛的上半场的话,那么下半场的后7轮竞赛开始时,匈队“球运”并欠安。  第八轮后,两边再次相等。苏队赢了美丽的一场,她们把旧日同伴构成的美国队全“吃”了,而匈队却被东道主南斯拉夫一队抢了一分。第九轮,苏队全胜罗马尼亚队,而匈队却未“吃”光希腊队,苏队八成排列前。第十轮两队各得2分,苏队持续抢先。  还有4轮棋,三姐妹该急起直追了,可是,第11轮,反是苏联队把抢先的优势扩展至1.5分。该轮对南斯拉夫二队,小波急于求成,马失前蹄。而苏队对西班牙队则又是一个满堂红。第十二轮完毕,苏队仍有1.5分之优。该轮匈4号台玛迪总算初次挥戈上场,前11轮,这位等级排列世界第十的世界特级大师一直是个观众,这一轮小波则休战一场。  该说一说阿拉哈米娅了。这位22岁的苏联新秀的棋途并不平整,她16岁就获全苏并排第三名,但从未进过提名人赛圈子,这次她以苏联新冠军身份当选4号台。她说:“奥赛是美妙的,我向往已久,因为初登大赛的振奋,我弈第一局棋时,紧张得走每步棋都慎而又慎,致使危及胜机。”一个奥赛新兵,她一直浅笑和谦和,但她在棋盘上却毫不留情,上场12次,胜12局,改写了长辈加普林所创的个人奥赛成果,此是后话了。  战役已近尾声,两边都无强敌,看来苏队夺冠已成定局,连最达观的拥加派也缄口不言了。惋惜,来了一个平地风波。  12月1日,第十三轮。这倒运的第十三轮,“一个黑猫从身旁穿过”(俄罗斯俚语,意为不祥之兆)。加普林上午和波兰队下封祺,胜来艰苦,下午苏队未能让她上场。这一组织关于实力不强的捷克斯洛伐克队可乱了套,奇布尔先走未能拿下全分,上场9次只下过1局和棋的加利娅莫娃却鬼使神差地出师不利,首遭败绩,输得真不是时分。而匈队却大获全胜,两队第三次相等。幸运之神意外地来临匈队,阿根廷主将阿姆拉为保住个人台次奖牌而逃避和大波交手,喜不自禁,这样匈队得以轻舟顺风过关,这一轮玛迪代替中波第2次出战。  前史有时会呈现惊人类似的事情,回忆上届奥赛,也是第八轮两边积分相同,第九至十二轮苏队一路抢先的,相同也是在不吉利的第十三轮,苏队失手而被匈队迎头赶上的,所不同的是上届终究一轮后,匈队抢先半分夺冠,而本届却是两边同分(各积35分),匈队仅比对手分高4分而卫冕(344.5比340.5)。第十四轮,尽管苏队以3比0力克南斯拉夫三队,而匈队以相同的比分打败对手,并且胜得更轻松。  苏队功败垂成,获亚军对她们是再度蒙羞,所以呈现了前文闭幕式中的一幕。  五、苏女队为何再度饮恨  棋坛苏女将黯然神伤、饮泣床头之日,也正是波尔加三姐妹们精神焕发、春风得意之时。12月4日上午,闭幕式之前,三姐妹及其父亲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下面是他们对发问的扼要答复:  拉斯洛(父亲和教练):“夺冠后的当晚(即3日晚上),我一夜未合眼,可是令人奇怪的是在竞赛期间我却非常镇定。终究成果证明我的意料和判别是正确的。不管怎么说,咱们赢得了简直一切的金牌(匈女队获集体金牌,三姐妹分获前3台个人胜率金牌)。”  朱迪特(小波,14岁):“咱们最危殆的关头是第十二轮之后,此刻咱们落后于苏联队1分半。应当供认,我其时简直觉得一切都完了。”  苏珊(大波,21岁):“我从头到尾坚信,咱们有时机取得冠军。”  索菲娅(中波,16岁):“当人们问我,终究一轮是否上场或歇息时,我说,这对我无关紧要,重要的是咱们的队要赢得冠军。”  纵观这次匈苏棋场争辉,波澜起伏,反常剧烈,直至终究一轮才以对手分的凹凸,戏曲性地分出上下。14轮竞赛,两边各抢先5次,相等4次,可见输赢本在毫发之间。  从苏队内部来看,阿拉哈米娅12战全胜发挥超卓且不必言,加利娅莫娃11战9胜、1和、1负,战绩也是很佳的。加普林虽然输了首场,但要害场次根本必上,上场10次,胜率76%,获台次奖牌,确实起了主心骨的效果。看来要挑毛病的话,只能找第一台奇布尔了。她上场9次,仅得6分,这样的成果关于现世界冠军来说,似乎是短缺了些。  但值得注意的是,在第十三轮1.5比1.5战平苏队的捷克斯洛伐克队却在第十四轮中以0比3容易负于匈队,这不能不说是苏队的灾祸。回忆上届竞赛,苏男队在终究一轮即便全输也肯定获冠军的情况下,仍毫不留情地以3.5比0.5重创捷队,致使本该独占鳌头的捷队一会儿一败涂地。  本届竞赛,捷女队入前6名早已无望,对苏恶战,对匈让路的做法是“礼尚往来”吗?不得而知。  据谢军剖析,这次苏队失利原因在自傲心不如匈队。从水平发挥和对局质量来看,匈队稍不如苏队,但从求胜愿望和自傲程度来看,匈队则高一筹。谢军说,假如你和大波仅仅是一般触摸,就可能觉得她只不过是一个聪明人罢了,但假如你和她坐下来下棋,那末就会感触到她非要降服你的一种意志力和不行摇撼的决计。谢军还说,三波都具有极好的气质,而小波则独具天分和神韵。  苏联队乘兴而来,败兴而归。这次失利,苏队竟失去了报复的时机。  一年今后,苏联崩溃。1992年马尼拉奥赛,波尔加三姐妹因和匈祺协定见相左,未参与奥赛。以原苏队的奇布尔、加普林加上约谢利阿妮、古里叶丽组成的格鲁吉亚队夺冠,但是未能与波尔加三姐妹直接交兵,总感到有点美中不足的味道。(责编:樊璐璐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